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可怜的支教妈妈
可怜的支教妈妈

可怜的支教妈妈



我妈的事情要从08年说起,那时候我妈学校要支教,年轻的老师不愿意去,就只能派老的去,一来人们觉得老的安全,二来还能提前退休,所以就让我妈去了。然后我妈怕我不好好念书,就把我也给转过去了。我妈那时候40岁,身高一米五九,体重一百二十多斤,很丰满,胸和屁股都很饱满。


  那个学校在的村子很穷,连公路都没通,学校教室漏风,连桌椅全是淘汰下来的旧的。因为村子小嘛,再加上现在村里的学生都送城里了,所以住校生也不多,我就和我妈俩人住一个宿舍。食堂有个叫刘小翠的三十多岁女人,她和我妈关系不错,平时没事就去我妈宿舍坐坐,和我妈很聊得来。我妈和我不太适应这的生活,每个星期都坐车回家。


  去了差不多三个月,我们宿舍后边的围墙坏了,围墙原来差不多两米多高,有一小段围墙塌了,就剩了半米多。然后学校又派男生把砖给重新垒上,因为坏的不多所以学校就没再管了。


  后来那天晚上,半夜的时候,我就听见我妈那边有声音,因为恋母,所以我想她要是尿尿就可以趁机偷看她的屁股,就慢慢睁开眼,然后我看见我妈炕那有两个人影在那晃,我一下子就清醒了,心里害怕起来,想这是贼还是强盗,该怎么办。就在我想的功夫,就看见有一个男人把我妈连带着被子给抱起来了,他们紧接着就往门那走,我见他们没往我这看,稍微放宽了点心,然后又紧张起来,因为不知道他们要带着我妈去哪,又不敢直接起来追。


  等了一会儿,我估计他们已经走出去有一二十米,应该听不见了,就下地穿鞋,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,轻轻地往外走,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。我出去一看,发现宿舍后边的围墙那又倒了,我走到缺口那,探出头来向外张望了一下,见他们已经走出去很远了,只能看见几个小人影往北面去了,我赶紧跟上去,又不能让他们听见,我猫着腰,轻手轻脚的往前走,尽量贴着路边走,怕他们发现,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走得我浑身是汗。辛亏他们他们抱着个人走得也慢,跟到一个胡同口的时候他们转了进去,我也慢慢的往前跟,然后我往前一探头,就看见他们进了最里面一户院子里。


  我走到那院子门口,一看这院子的院墙是用土坯垒的,连外边的泥都落了不少,大门是两扇旧木门,我推了推门,居然推开了,可能是他们忘了锁门,院子不大,正房是两间朝南的土坯房,其中一间亮着昏黄的灯泡,一丝弱光从门口射出来,我就又慢慢地往前走,心里既紧张又激动,整个人都在发抖,等摸到房墙的的时候,我就听见里面发出的喘息、呻吟和啪啪啪的性交声了。我知道我妈已经让人弄了,就在墙对面我妈让人弄了。


  我腿软的不行,走到门缝那就慢慢的蹲下,然后把眼睛凑到门缝上,借着灯光,终于看到了里面。


  我妈光着身子躺在炕上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压在她身上,我看到我妈的两条嫩腿被盘在那人大腿上,那人跪在那,两个粗大的屁股压在我妈的白屁股上,不停的上下运动。那个男人人边干边亲我妈的嘴,两手紧抓着我妈的奶子。我妈的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,不知是哭还是在呻吟。


  干了一会儿,我妈的喘息开始急了,那个男人动的也快了,他屁股在我妈屁股上猛起猛落,啪啪啪的声音大的惊人。突然他猛地往前一挺,我妈啊的叫了一声,两个人都僵在一起,不动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他长出了一口气,又在我妈身上插了几下,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我妈,把鸡巴拔出来,翻身靠在炕上。


  这时候里屋的门突然开了,有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我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来,然后我就看清楚这个女的是食堂里的刘小翠。她走到炕边上就笑了:「李姐,给俺们家当媳妇呀?」我妈一见是她,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:「晓翠,你们饶了我哇。姐都四十多了咋嫁人呢,你把姐放了姐回去给你们介绍年轻的。」刘小翠笑了笑:「李姐,俺们不要年轻的,就要你了,姐你看看你比二十来的小媳妇还白。」那个男人也开口了:「小李,多大岁数了,又不是小女,弄就弄了,咋了?」


  我妈一下子没话了,那个男人又说:「晓翠回去,我和小李说会儿话。」刘小翠又笑起来,说「哥,和人好好说哇。」说完就进屋了。她哥往我妈那一杵,说「小李,俺们没坏心,就是俺们穷嘛,四十五了也没人给,俺们也不是要绑架你害你,就是叫你给俺们家留个后,你给俺们生个儿子,俺们就放你走,行不?」
  我妈在那只是小声抽泣,不说话,他等了一会儿,又问:「你就说行不行哇。」我妈还是没回答。刘小翠她哥不耐烦了:「你这女人给脸不要脸哎。」说着举手就打,我妈一下惊叫起来,她哥一把跨坐在我妈身上,连打了几个耳光,我妈又哭起来,喊着:「行,行。你别打了,别打了。」她哥停了手,说:「以后敢不敢了?」我妈哭着说:「不敢了,不敢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」


  然后她哥才从我妈身上下来,鸡巴又硬了,用手打了下我妈大腿:说:「撅起来。」我妈就翻了个身,把双腿趴在炕上,屁股高高撅起来,正好对着炕边,屁股很大,很白,非常性感。我鸡巴硬的很,特别想手淫,但是又不敢,只好继续看着,等回去了再弄。


  在炕上,刘小翠她哥已经跪在了我妈后面,抓住我妈的腰,鸡巴往前一挺就开始了抽插,就像街上的公狗母狗交配一样,过了一会儿,我妈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,刘小翠她哥时不时用大手拍打我妈的屁股,发出「啪」「啪」的声音。渐渐我妈声音开始大了,啊啊啊叫了起来,突然我妈叫了一声嗯,嗯,整个身体抽搐起来,刘小翠她哥还在那干着,我妈好像瘫软了一样,被他干得整个人趴在了炕上。


  虽然我还想看下去,但是这时候我的鸡巴真的已经胀得发痛了,实在憋不住了,手淫又怕被他们发现,我就准备赶紧回去。我的另一层考虑是明天还要上学,先撸一次赶紧睡觉,不然明天又该挨老师骂了。关于我妈,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真为难她,毕竟他们也怕进监狱,明天他们就会把我妈放回来。我既然想明白了,就下决心回去了。


  我轻轻的站起来,转了个身,基本按原来来的路线又慢慢的退回去,然后小心翼翼的关好木门,没有被发现。然后又慢慢的走到路口,这才开始安心,我就赶紧跑回了学校围墙,又从那个缺口跑回了宿舍去。一回去我立刻就开始手淫,想着我妈被那人压在身下狠干的样子,撸了两次才泄完了性欲,看了下我妈的手机,正是半夜三点多。我闭上眼就睡着了。


  第二天起床,我一看我妈还是没在,一下子有点紧张,想刘小翠他们怎么还没把我妈放回来,还是我妈回来了又上自习去了。但是没时间想了,我得赶快穿鞋洗脸上早自习。等早自习下了我就去办公室找我妈,进了办公室一喊报告,我一扫发现没有我妈,只好一个个去问,个个都说没看见,我这下才着急了,跟我们班主任说今天我妈一早起来就找不见人,宿舍后面墙倒了,我妈是不是遇到坏人了,结果她说,呀,你妈成仙呀哎?人李老师的事俺们敢说?墙塌了你不用找我,我不管这,然后就叫我回去。我一面上课一边安慰自己,估计我妈可能过一会就回来,先等等。


 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,我吃完饭回宿舍,看见墙已经补好了,但是我妈还是没回来,心里又乱起来,想我妈怎么还没回,下午又跟班主任说了一遍,她有点不耐烦,跟我说,咋就你们事多,墙倒了时候多了,学校不开了?你妈哪去了耍去了呗。天天的不干正事,就会个打扮,就会个耍。我是服了你们了。不用跟我说了。我只好回去继续上课,心里七上八下的,一下午的课都没听进去。


  晚上吃完晚饭上完晚自习,已经九点半了。无论如何我妈都该回来了,结果我回宿舍一看,宿舍里根本没人。我心里怕起来,想到底该怎么办,现在除了住校生和门卫大爷其他人都回家了,学校里完全没人管事,想来想去还是给我爸打电话,我跟我爸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然后我爸也急了,跟我说他明天就过来,我心里才有点底。挂了电话以后我就睡了,但是因为一直想着我妈,过了好一会儿睡着。


  明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爸就来了,他先找了领导,然后就过来叫我,让我说说详细情况,我跟他们细说了早上一起床我妈就不在了,然后晚上也一直没回来,而且手机,包都没拿。又和他们说我妈的被子不在了。他们又谈了一会儿,出来以后我爸跟我说他们已经报警了。报警之后,过了一个多月,我妈还是没消息。七月放假八月开学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
  等到十一月的时候,正上着课突然我们班主任叫我出去,跟我说我妈找到了,现在在刘小翠家。我就跟着她往刘小翠家走,刘小翠她哥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门口,估计是刘小翠她妈,她说:「彩虹,这是李老师的儿子哎?」。我们班主任一点头:「嗯」。然后又领着我进屋。


  我先看见我爸和校领导都在炕那站着,我们班主任回去了,我走到炕边,然后又看见了我妈,她躺在炕上,肚子高高隆起,两个乳房涨得大大的,虽然穿着毛衣,但是竟然能隐隐约约看见乳头,我立刻就咽了一口口水。


  她正对我爸和领导说话,她说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抱着在路上走,也不知道被人劫哪了,被人欺负了几个月怀孕了,今天趁那家人不注意跑出来,跑了几个钟头才在路上看见了个熟人,就是刘小翠,然后才到她家休息了几个钟头。
  说完了我妈又流泪了,我爸就要带她走,我妈哭着说,肚子这么大怎么见人。我爸一下子要发火,刘小翠她妈来了,说刚刚医生来看了,孩子月份大了,不能打,在这里养养把孩子生下来再走哇。这下我爸也没办法了,他只好跟我说,让我好好照顾我妈,然后就回城去了。
等我妈生完孩子一百天了,我过去了一趟,酒席上,刘永贵春风满面的对亲朋们炫耀,对他们说我妈屁股大好生儿子。有个男人拍马屁说,你这么厉害,生了俩儿子,嫂子夜里受了受不了。刘永贵听了,拉过我妈来拍着我妈的屁股说,我女人这屁股,一看就是生儿子的,又大又敦实,和我正好。我妈在那笑呵呵的,已经完全不害羞了,当然另一方面是她现在完全不敢反抗刘永贵了。我妈还有点习惯于暴力了,晚上大宝不肯睡觉,我妈说了几句,下地就打,像以前我妈基本是不会用暴力的,学生都不怕她。晚上我看到了老妈和刘永贵的床上激战,看老妈顺从配合,享受的样子,大概也是开始享受自己的性福了吧。

  另外晚上做饭的时候,我妈和刘小翠又在互相挑刺,老太太骂了一句:「骂你娘骂了,小翠来做个饭你还想做啥呀?」我妈这下没声了。刘小翠笑了起来。我妈对老太太一直都是毕恭毕敬,婆婆长婆婆短的叫着,老太太骂起我妈来却一点脸都不给她留,让我感觉有点心酸,不过现在我是客人,也只能看着了。我回去那天,我妈去送的我,这是我来这个村里这么多年我妈第一次来送我,以前刘家人大概怕我妈跑,一直都是不让她出门就是出去也有人看着她,现在我妈认命了,他们也就不管了。

  回到学校之后,我思考过以前的事情和以后该怎么办的问题,总结起来无非就是:无可奈何,尽力而为。我不知道以后又会经历什么事,不过尽力就是了。就算再过几个月发生世界末日又有什么呢?尽力做好能做的事就好了。

  至于我妈,她有她的生活,我不知道我妈以后会如何,但至少现在,她已经习惯了她的生活吧。
【完】